最新公告: 欢迎光临本公司网站!
搜狐新闻
+86-0000-96877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
电话:400-123-4567  
传真:+86-123-4567
邮箱:admin@baidu.com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搜狐新闻 >

雪地里的一抹柔黄

更新时间:2020-06-07 09:15

雪地里的一抹柔黄


  母亲躲在一片茂盛的玉米地里,将雀跃路过的我一把搂在怀里。我吓坏了,愣愣地看着她。她故作神秘地将一个裹满黄土的罐子递给我,眨着眼睛说,虎子,给你爸送去,就说,这水是你帮他从山里舀来的。

 

  我将陈旧的水罐抱在怀里,双手迅速地向母亲摊开。她从口袋里摸索出两个硬币塞到我掌心里,而后潜伏在绿叶深处目送我渐渐离去。

 

  许多时日后,我仍不明白,如此短暂的路途,母亲为何不亲自将水送到父亲手里?当然,我不曾当面问过母亲这样的问题。对于一个孩子来说,有什么能比永无休止的报酬更重要?万一,我的提问让母亲豁然领悟了,她从此独自一人抱着水罐去茫茫的黄土地上寻找父亲了,我岂不是要即刻面临“失业”?

 

  滚滚的烈日下,父亲只要瞥到了我,便会不顾一切地放下手中的板锄,将我揽在怀里,一遍又一遍地问,虎子又给爸爸送水来了?虎子今天去哪儿打的水?

 

  母亲似乎太过于了解父亲。从第一次送水,她就猜到父亲会问怎样的问题。因而,她将那些虚无的答案,一条一条地罗列给我,让我铭记。

 

  我仰着面,安躺在父亲怀里,镇定自若地把母亲先前所说的话语复述给他听,看他嬉笑,展眉,用坚硬的胡楂儿扎我,咯咯乱笑。这时,我相信母亲是在暗处注视着我们的,只是,父亲从来都不知道。

 

  后来,听隔壁邻居闲谈,才知道母亲不去地里劳作的原因。生我的前一天,山野里飘起了鹅毛大雪。母亲为了省钱,提议在村里接生。父亲死活不答应,嫌不够卫生,怕沾染恶疾,将她抱上了门前的木板车。

 

  山路多长啊,漫天的雪花飘洒在破旧的棉被上。父亲一面走,一面用粗糙的大手帮母亲拍打雪花。

 

  母亲在县医院安然生下了我,但从此不能再下地干活。这个在旁人眼中看似无关紧要的后遗症,对于能力有限、地广牲多的父亲来说,丝毫不亚于晴天霹雳。

 

  从此,执拗的父亲再不要母亲干涉农活。他愧疚地以为,是自己当年的固执,硬驮着母亲赶路,才让其落下今时的病症。

 

  2

 

  十岁那年,父亲终于决定外出谋生。他说,村里的男人大都出去了,他也得出去挣点儿钱,以后让我进城念好的学校。他说这些话的时候,母亲正倚在门上,用破旧的头巾兴高采烈地扑打着堆积一年的灰尘。

 

  随父亲的高谈阔论,她的动作变得越来越慢。她心里知道,父亲如果不出去,此生都是有遗憾的。父亲出去的目的,实质并不仅仅是为了我以后的前程,更多的,是慰藉一个年轻男人的梦想。村里所有的男人都已经出去了,看过了外面精彩纷呈的世界,为他们的家人带来了城市里的商品。唯独我的父亲没有。他整日守着我与母亲,还有那片宽广的黄土地。

 

  母亲没有阻拦他,默默地进屋帮他收拾行囊。父亲和她说话,她也仅是勉强地笑笑。她不想让父亲看出她的伤悲。一直以来,她都是以温柔贤惠、善解人意的面貌出现在父亲世界里的。她不想因为此刻的不情愿的分离而一反常态,并阻挡父亲渴慕前行的脚步。

 

  父亲走的这天,母亲没有出门送他。我以为,母亲不在乎父亲的走与留。殊不料,我却在午后的玩耍中,偶然看到了蹲坐在玉米地埂上的母亲。她独自默默流泪,身旁,还有一罐昨日外出时打好的泉水。

 

  面前的母亲,和一个时辰前与父亲欢笑着告别的母亲,俨然判若两人。我捧着那个陈旧的水罐,站在灰蒙蒙的天际下,审视父亲劳作过的土地,泪水再次奔流。此刻,这些热泪不为我的父亲,而是感动于我的母亲在无意间所流露出的真情。

 

  母亲提着水罐默默行走在山路上。我不说话,只是静静地跟着她。晚饭的时候,她一如往常般兴冲冲地将三副碗筷搁在桌上,亮着嗓子轻喊,虎子,虎子,快叫你爸回来吃饭了!她一面喊着,一面“噼里啪啦”地将锅铲捣得脆响。我知道,今天是母亲的生日。因为往日空空如也的门缝里插进了些许鲜绿的艾叶。艾叶代表团圆,代表美满。

 

  我放下手中的玩具枪,独自奔出木门。跑了一段路之后,恍然记起些什么,又兴奋地回来问,妈,妈,我爸什么时候回来的?

 
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    电话:400-123-4567    传真:+86-123-4567
Copyright © 2002-2019 澳门威尼斯人网站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58 技术支持:百度 ICP备案编号:ICP备76543456789号